[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

產(chǎn)權市場(chǎng)是服務(wù)國企混改的主平臺

發(fā)布日期:????????人氣:

轉載自公眾號產(chǎn)權大數據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huì )提出“探索公有制多種實(shí)現形式,推進(jìn)國有經(jīng)濟布局優(yōu)化和結構調整,發(fā)展混合所有制經(jīng)濟,增強國有經(jīng)濟競爭力、創(chuàng )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fēng)險能力,做強做優(yōu)做大國有資本”。深化國有企業(yè)改革,發(fā)展混合所有制經(jīng)濟是當前國資國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作為一項重大產(chǎn)權制度改革,混改已經(jīng)取得了若干成就,但仍面臨著(zhù)一系列深層次矛盾和問(wèn)題。產(chǎn)權市場(chǎng)具有天然的公開(kāi)透明、有序競爭、規范流轉等屬性,是解決混改難題的“主戰場(chǎng)”。

國企混改中存在的問(wèn)題

改是持久戰也是攻堅戰,要繼續深化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當務(wù)之急是突破改革的諸多難點(diǎn)問(wèn)題。

(一)混改操作難度高,容易引發(fā)國有資產(chǎn)流失質(zhì)疑

2014年3月“兩會(huì )”期間,習總書(shū)記指出:“發(fā)展混合所有制經(jīng)濟,基本政策已明確,關(guān)鍵是細則,成敗也在細則。不能借改革之名把國有資產(chǎn)變成謀取暴利的機會(huì )?!眹鴦?wù)院國資委對混改的要求是完善治理、強化激勵、突出主業(yè)、提高效率。但由于國有企業(yè)混改成效短期難以評判,有一些企業(yè)在改制過(guò)程中擔心監管力度不夠,缺乏公開(kāi)、透明的機制,使國有資產(chǎn)的“遺漏”、“少算”、“低估”、“轉移”、“隱匿”、“賤賣(mài)”,造成國有資產(chǎn)流失,引發(fā)了社會(huì )輿論的關(guān)注。再加上本身國企混改技術(shù)上很復雜,政治上很敏感;對國有資產(chǎn)流失質(zhì)疑很容易,辯護又特別困難。因此很多決策者、操作者采取的方式就是拖。

(二)經(jīng)濟下行壓力大,戰投難以引入

當前世界經(jīng)濟增長(cháng)持續放緩,仍處在國際金融危機后的深度調整期,全球動(dòng)蕩源和風(fēng)險點(diǎn)顯著(zhù)增多,在復雜多變的國際環(huán)境下,我國經(jīng)濟發(fā)展的具有相當多的不確定因素。

從內部環(huán)境看,國內經(jīng)濟處于供給側改革和經(jīng)濟發(fā)展新舊動(dòng)能轉換的關(guān)鍵時(shí)期,傳統制造業(yè)產(chǎn)能過(guò)剩問(wèn)題仍然突出,民營(yíng)企業(yè)資金流動(dòng)性普遍出現困難,國企混改引入合適的戰略投資者難度也大大增加。

一是市場(chǎng)中有實(shí)力的投資者數量是有限的,隨著(zhù)混改企業(yè)數量的增加,再想引入合適的戰略投資者難度大大增加。從長(cháng)遠角度來(lái)看,引入合適的戰略投資者能支持企業(yè)在產(chǎn)業(yè)上長(cháng)足發(fā)展,確保長(cháng)遠的合作時(shí)間,提供雄厚的資金,能實(shí)現多方面協(xié)同效應等。但現在市場(chǎng)上許多投資者都是財務(wù)投資者,只想賺大錢(qián)、快錢(qián),在“快進(jìn)快出”中實(shí)現收益最大化,這往往不利于企業(yè)的長(cháng)足發(fā)展。

二是部分國有企業(yè)所處行業(yè)不景氣,一些列入混改試點(diǎn)的企業(yè)處于完全競爭領(lǐng)域,行業(yè)產(chǎn)能?chē)乐剡^(guò)剩,甚至個(gè)別企業(yè)處于夕陽(yáng)產(chǎn)業(yè),戰略投資者缺乏信心。部分國有企業(yè)核心資產(chǎn)或者擁有資源保障、收益率相對較高的資產(chǎn),不愿拿出來(lái)“混”、不舍得“混”。

三是在混合所有制改革當中,非公資本關(guān)心是否可以消除政府干預,企業(yè)是否會(huì )被要求承擔政策性負擔和社會(huì )性負擔;保障其利益的現代公司治理結構能否構建起來(lái),在不完善的公司治理結構下,大股東容易產(chǎn)生侵蝕非公資本小股東利益的“隧道挖掘”問(wèn)題。另外,非公資本究竟被允許進(jìn)入到哪些領(lǐng)域、承擔核心業(yè)務(wù)還是“雞肋業(yè)務(wù)”,這些都是投資者關(guān)注的問(wèn)題。

(三)改革進(jìn)入深水區,基層動(dòng)力不足

一是根據《關(guān)于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yè)開(kāi)展員工持股試點(diǎn)的意見(jiàn)》(國資發(fā)改革[2016]133號)文件規定,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yè)開(kāi)展員工持股需上報試點(diǎn),沒(méi)有試點(diǎn)審批、名額不得開(kāi)展員工持股;

二是員工按照《合同法》不再享有國有身份轉換金,且身份轉換后,就會(huì )從昔日的“鐵飯碗”變?yōu)椤澳囡埻搿?,員工的積極性不高;

三是混改企業(yè)實(shí)行職業(yè)經(jīng)理人制度,國企中一些中高級管理人員以往帶有行政級別,全面實(shí)行契約化管理和聘任制會(huì )讓昔日的“鐵飯碗”變成公開(kāi)競聘的“瓷飯碗”,一些高管出現畏難情緒;

四是員工持股的認購金額較大,普通員工的自有資金往往不足,無(wú)法通過(guò)銀行貸款帶杠桿購買(mǎi),而且民間融資成本又過(guò)高,導致普通員工對員工持股“可望不可及”。

(四)歷史遺留問(wèn)題多,混改成本過(guò)高

一是國企多從行政轉企而來(lái),歷經(jīng)多輪改革改制,發(fā)生了多次合并分立重組和股權變更,造成權證不齊、賬冊不清、數據不實(shí)等歷史遺留問(wèn)題;

二是部分國企的經(jīng)濟、司法糾紛多,低效、閑置、不良資產(chǎn)不好剝離;

三是許多大型國企集團在歷次整合重組、結構調整和轉型發(fā)展中,涉及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過(guò)多過(guò)雜,產(chǎn)業(yè)之間缺乏關(guān)聯(lián)性,企業(yè)資產(chǎn)良莠不齊;

四是企業(yè)辦社會(huì )機構的運營(yíng)成為負擔,這類(lèi)機構的剝離或移交難度較大;

五是企業(yè)完成混改后,可能涉及原業(yè)務(wù)部分剝離,員工或許直接解除勞動(dòng)合同,職工安置成為混改難點(diǎn)與重點(diǎn)。


破解國企混改難題的思路


國企混改進(jìn)行了不少有益摸索,并形成了大量典型案例,使得國企混改模式得以高效實(shí)行,總結發(fā)展國有企業(yè)混合所有制經(jīng)濟經(jīng)驗就是要堅持規范操作、市場(chǎng)運作和一企一策。

(一)規范操作

通過(guò)依法規范,履行法定程序,明晰操作流程,從而維護相關(guān)利益主體合法權益。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在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指引下,國有企業(yè)改革取得了歷史性重大突破。六年多來(lái),國有企業(yè)改革頂層設計更加完善,出臺了“1+N”的一系列細則,推出了一系列改革試點(diǎn)政策:

2015年9月,國務(wù)院發(fā)布《關(guān)于國有企業(yè)發(fā)展混合所有制經(jīng)濟的意見(jiàn)》(國發(fā)〔2015〕54號);

2017年11月,國家發(fā)展改革委等部委聯(lián)合發(fā)布《關(guān)于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diǎn)若干政策的意見(jiàn)》(發(fā)改經(jīng)體〔2017〕2057號);

國務(wù)院國資委近日印發(fā)《中央企業(yè)混合所有制改革操作指引》(國資產(chǎn)權〔2019〕653號),通過(guò)聚焦規范混合所有制改革操作流程,把握混改過(guò)程中資產(chǎn)審計評估、進(jìn)場(chǎng)交易、上市公司資本運作等相關(guān)工作程序,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保證了交易的規范。


(二)市場(chǎng)運作

市場(chǎng)決定資源配置是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一般規律,通過(guò)市場(chǎng)運作,來(lái)實(shí)現各類(lèi)資本相互融合、共同發(fā)展。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huì )指出要“加快建設完善要素市場(chǎng)制度”,這是深化經(jīng)濟體制改革的又一個(gè)重點(diǎn)。產(chǎn)權市場(chǎng)作為要素市場(chǎng)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現代市場(chǎng)體系建設中已取得長(cháng)足進(jìn)步,能更好地發(fā)揮市場(chǎng)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我國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dòng)高質(zhì)量發(fā)展需要產(chǎn)權市場(chǎng),實(shí)現實(shí)體經(jīng)濟供需結構再平衡、淘汰過(guò)剩產(chǎn)能、處置僵尸企業(yè)需要產(chǎn)權市場(chǎng),產(chǎn)權市場(chǎng)承擔起了日益重要的歷史責任和使命。本輪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擬混改企業(yè)引進(jìn)非公有資本投資者,主要通過(guò)產(chǎn)權市場(chǎng)、股票市場(chǎng)等市場(chǎng)化平臺,以公開(kāi)、公平、公正的方式進(jìn)行。通過(guò)產(chǎn)權市場(chǎng)引進(jìn)非公有資本投資者,主要方式包括增資擴股和轉讓部分國有股權等。

(三)一企一策

中央反復強調混合所有制改革要具體問(wèn)題具體分析,不同行業(yè)、不同企業(yè)是不一樣的,要因地施策、因業(yè)施策、因企施策;要宜獨則獨,宜控則控,宜參則參;不搞拉郎配,不搞全覆蓋,不設時(shí)間表。一企一策,成熟一個(gè)推進(jìn)一個(gè)。

上海國資委旗下的三家國企持有綠地控股48%的股份,上海市國資委明確表示三家國有企業(yè)不做一致行動(dòng)人,由張玉良出任綠地控股的董事長(cháng)。張玉良做帶頭人有利于充分發(fā)揮企業(yè)家精神,提高綠地控股的價(jià)值。

在煙臺萬(wàn)華,兩個(gè)員工持股公司持有20%左右股份,國有持股21.6%,國有股和職工股做一致行動(dòng)人,確??刂茩嗖蝗菀妆弧耙靶U人”拿走。

中糧集團占蒙牛16%股權,是其第一大股東,但中糧并不予并表,讓蒙牛完全按照市場(chǎng)規則運作。


這些案例的啟示是要想把企業(yè)業(yè)績(jì)做好、保證企業(yè)穩定發(fā)展,就要因企制宜、一企一策。


用好產(chǎn)權市場(chǎng)解決國企混改難題

我國產(chǎn)權市場(chǎng)的產(chǎn)生是伴隨我國經(jīng)濟體制改革產(chǎn)生的。1984年,十二屆三中全會(huì )通過(guò)《關(guān)于經(jīng)濟體制改革的決定》,我國的國有企業(yè)股份制改造開(kāi)始,企業(yè)間的產(chǎn)權交易增多。在此背景下,建立規范化、市場(chǎng)化的產(chǎn)權市場(chǎng)需求迫切,產(chǎn)權市場(chǎng)從無(wú)到有、從小到大逐漸發(fā)展起來(lái)。2015年8月,中共中央、國務(wù)院出臺《關(guān)于深化國有企業(yè)改革的指導意見(jiàn)》(中發(fā)〔2015〕22號),明確提出“支持企業(yè)依法合規通過(guò)證券交易、產(chǎn)權交易等資本市場(chǎng),以市場(chǎng)公允價(jià)格處置企業(yè)資產(chǎn),實(shí)現國有資本形態(tài)轉換”,產(chǎn)權市場(chǎng)的資本市場(chǎng)屬性在國家頂層設計層面得以確立,產(chǎn)權市場(chǎng)和證券市場(chǎng)一起成為企業(yè)產(chǎn)權交易、兼并重組的主要場(chǎng)所。2016年至2018年,產(chǎn)權市場(chǎng)共完成國企混改項目3404宗,交易額6081億元。

(一)  產(chǎn)權市場(chǎng)功能概述

產(chǎn)權市場(chǎng)作為“中國創(chuàng )造”,通過(guò)“公開(kāi)、競爭”為導向的簡(jiǎn)潔周密制度設計和二十幾年的運作,推動(dòng)了國有資本與社會(huì )資本相互融合、相互促進(jìn)、共同發(fā)展,具有制度規范、價(jià)格發(fā)現、中介服務(wù)、源頭防腐、保護相關(guān)人權益等顯著(zhù)的基礎功能。

1.制度規范。產(chǎn)權市場(chǎng)通過(guò)嚴格的市場(chǎng)準入、交易規則、業(yè)務(wù)監管等一系列制度體系,規范交易行為,杜絕暗箱操作,保障交易的公平和買(mǎi)賣(mài)雙方的合法權益;通過(guò)公開(kāi)掛牌交易、市場(chǎng)形成價(jià)格,杜絕了場(chǎng)外交易的主觀(guān)性和隨意性,有利于遏制各種尋租行為和腐敗現象。

2.價(jià)格發(fā)現。產(chǎn)權市場(chǎng)聚集著(zhù)大量信息,發(fā)布的信息具有權威性,且高度對稱(chēng)。據統計,僅2018年以來(lái),中國產(chǎn)權協(xié)會(huì )通過(guò)全國產(chǎn)權行業(yè)信息化綜合服務(wù)平臺發(fā)布的項目信息就有17萬(wàn)宗,交易資產(chǎn)1.7萬(wàn)億。信息全面披露、操作完全透明的產(chǎn)權市場(chǎng)實(shí)現了價(jià)格充分競爭,在這種資源配置方式下,有利于充分發(fā)現項目?jì)r(jià)值、發(fā)現價(jià)格,促進(jìn)雙方順利達成交易。

3.中介服務(wù)。產(chǎn)權市場(chǎng)逐漸形成的生態(tài)體系,在企業(yè)產(chǎn)權轉讓、兼并重組、增資擴股過(guò)程中可以提供咨詢(xún)、策劃、審計、評估、推銷(xiāo)、撮合、融資、交割等服務(wù),實(shí)現產(chǎn)權市場(chǎng)向投行服務(wù)的個(gè)性化、高端化和集約化升級。

(二)程序規范保證了交易公開(kāi)透明

國企混改存在“技術(shù)復雜、政治敏感、置疑容易、辯護困難”的問(wèn)題,現實(shí)當中,由于轉型時(shí)期很多制度的不健全,有人質(zhì)疑改革過(guò)程中存在股東引入不透明、混改機制不透明、改革路徑逃避?chē)Y監管、國有資產(chǎn)定價(jià)機制不公開(kāi)、轉讓機制存在漏洞等問(wèn)題。

自2002年十五屆中紀委第七次全會(huì )提出實(shí)行經(jīng)營(yíng)性土地使用權出讓招標拍賣(mài)、建設工程項目公開(kāi)招標投標、政府采購、產(chǎn)權交易進(jìn)入市場(chǎng)等四項制度以來(lái),中國產(chǎn)權交易資本市場(chǎng)已在規范化、專(zhuān)業(yè)化、市場(chǎng)化的道路上走過(guò)了17個(gè)年頭。產(chǎn)權市場(chǎng)按照規定的內容、方式、時(shí)間公開(kāi)披露產(chǎn)權轉讓信息,廣泛征集受讓人,已經(jīng)形成了國有產(chǎn)權轉讓的完整的程序和規則。

針對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一般按照履行可行性研究、制定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履行決策審批程序、開(kāi)展審計評估、引進(jìn)非公資本投資者、推進(jìn)企業(yè)運營(yíng)機制改革等程序,產(chǎn)權市場(chǎng)流程設計了包括為增資各方提供受理增資申請、發(fā)布增資信息公告、登記投資意向、擇優(yōu)選定投資方、資金結算、出具交易憑證等程序。產(chǎn)權市場(chǎng)規范的程序很好地解決了國企混改項目該與誰(shuí)混、該以什么方式混、該以什么對價(jià)混等難題。產(chǎn)權交易的程序公平正義真正落到了實(shí)處,產(chǎn)權市場(chǎng)通過(guò)程序正義又實(shí)現了結果正義。

陽(yáng)光是最好的“防腐劑”。產(chǎn)權市場(chǎng)的業(yè)務(wù)流程強化了公開(kāi)透明:

一是產(chǎn)權市場(chǎng)在交易場(chǎng)所、傳統紙媒以及用現代化的信息手段把國有企業(yè)混改的改革方案、履行決策審批程序、審計評估情況等以最大范圍公之于眾;

二是把增資企業(yè)基本情況、增資目的、擬增資額、增資后股權結構以及企業(yè)法人治理結構安排,以及增資企業(yè)增加資本金的主要用途以及預期收益等詳細披露;

三是把混改過(guò)程、混改結果公開(kāi),滿(mǎn)足公眾對國有資產(chǎn)處置的知情權與監督權;

四是引入現代信息手段,交易全程留痕、不可逆,并與監測系統對接,接受?chē)Y部門(mén)監管。經(jīng)得起歷史的檢驗,經(jīng)得起人們的質(zhì)疑,可以防止國有產(chǎn)權轉讓過(guò)程中的商業(yè)賄賂行為,保護混改當事人。


(三)公開(kāi)競價(jià)實(shí)現了國有資產(chǎn)保值增值

競爭是最好的“催化劑”。產(chǎn)權市場(chǎng)引入競爭機制,充分發(fā)現價(jià)格和投資者,促進(jìn)國有資產(chǎn)在有序流轉中保值增值,為企業(yè)引入合適的戰略投資者。

一是各產(chǎn)權機構依托全國產(chǎn)權機構聯(lián)合力量,利用廣泛的信息發(fā)布和會(huì )員推廣機制,大范圍、立體式、高效率對接和發(fā)現投資人;

二是信息披露征集到多個(gè)意向人,站在有利于國資視角的制度安排,出價(jià)最高者或綜合最優(yōu)者中標;

三是根據混改企業(yè)需求靈活選用網(wǎng)絡(luò )競價(jià)、競爭性談判、綜合評議等方式遴選戰略投資者,根據國務(wù)院國資委企業(yè)國有產(chǎn)權交易監測系統顯示,近5年來(lái),全國國有企業(yè)通過(guò)產(chǎn)權市場(chǎng)轉讓的國有資產(chǎn)8636億元,平均增值率19.66%。


(四)投行服務(wù)滿(mǎn)足了混改企業(yè)個(gè)性化需求

產(chǎn)權市場(chǎng)經(jīng)多年發(fā)展,市場(chǎng)聚集的資源日益多元化,交易機構項目信息庫、投資者信息庫的互聯(lián)互通,產(chǎn)權市場(chǎng)數據采集、信息的高效運用,使得產(chǎn)權市場(chǎng)在從事投行業(yè)務(wù)具有先天的優(yōu)勢。

本輪以增資形式為主的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產(chǎn)權機構依托市場(chǎng)平臺,積極從事投行服務(wù):

一是通過(guò)與銀行、券商及各類(lèi)中介機構合作,向前后端延伸服務(wù),開(kāi)展咨詢(xún)顧問(wèn)業(yè)務(wù)、配套融資以及交割等服務(wù);

二是通過(guò)為企業(yè)盡職調查、混改方案制定、法人治理結構安排、投資價(jià)值挖掘等方面為國有資本和社會(huì )資本有序組合進(jìn)行量身定制;

三是綜合利用采、轉、投、融、詢(xún)等多種交易和金融服務(wù)手段,跨界解決客戶(hù)個(gè)性化需求,提升項目成功率。產(chǎn)權市場(chǎng)個(gè)性化、集約化、高端化服務(wù)的優(yōu)勢日益突出,全流程服務(wù)國企混改能力明顯增強;

四是員工持股按照與戰略投資者同股同價(jià)的原則,在產(chǎn)權市場(chǎng)中進(jìn)行陽(yáng)光公開(kāi)操作,防止利益輸送和暗箱操作。


產(chǎn)權市場(chǎng)通過(guò)牢牢把握服務(wù)國企改革和要素資源配置的資本市場(chǎng)定位,站在服務(wù)國家戰略、服務(wù)國企發(fā)展的高度,充分發(fā)揮市場(chǎng)功能,拓展要素品種,開(kāi)展業(yè)務(wù)創(chuàng )新,成為服務(wù)我國混合所有制經(jīng)濟改革的主要市場(chǎ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