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

如何讀懂《有限合伙企業(yè)國有權益登記暫行規定》的隱含信息?

發(fā)布日期:????????人氣:

轉載自公眾號 產(chǎn)權大數據

2020年2月7日,國務(wù)院國資委印發(fā)《有限合伙企業(yè)國有權益登記暫行規定》(以下簡(jiǎn)稱(chēng)《暫行規定》),明確要求各中央企業(yè)和各地方國資委,要對有限合伙企業(yè)國有權益進(jìn)行登記管理。

2020年2月28日,國務(wù)院國資委網(wǎng)站再次發(fā)布相關(guān)負責人就《暫行規定》答記者問(wèn)的內容。雖然《暫行規定》全文只有簡(jiǎn)短13條,《答記者問(wèn)》也只有4個(gè)問(wèn)題,但隱含的信息量很大,將對企業(yè)國有資產(chǎn)監管的制度體系產(chǎn)生較大影響。

首先,企業(yè)國有資產(chǎn)監管范圍向國有有限合伙企業(yè)拓展。近年來(lái),隨著(zhù)國有經(jīng)濟布局優(yōu)化、結構調整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入推進(jìn),國有企業(yè)越來(lái)越多地牽頭或參與設立私募股權基金,以此種方式進(jìn)軍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我們知道,私募股權基金的組織形式主要有三種:公司制、有限合伙制和契約制,其中以前兩種方式居多,而有限合伙制越來(lái)越居于主流。

究其原因,不外乎以下幾點(diǎn):

1

運作靈活性上,公司制基金按照公司章程運作,而有限合伙制基金依據有限合伙協(xié)議運作,具有更大的靈活性。

2

決策效率上,公司制的基金通常沿股東大會(huì )——董事會(huì )——經(jīng)理人這一鏈條逐級授權,可能導致投資決策效率損失;有限合伙企業(yè)中普通合伙人有合伙制基金的投資決策權,在提高效率的同時(shí),也可保證其專(zhuān)業(yè)管理優(yōu)勢的發(fā)揮。

3

收益分配上,公司經(jīng)理人主要獲得工資和獎金,有限合伙企業(yè)則可以通過(guò)20%左右的利潤分成,向普通合伙人提供足夠的激勵。

4

所得稅賦上,有限合伙企業(yè)不是企業(yè)所得稅的納稅主體,無(wú)須繳納企業(yè)所得稅,而是按照“先分后稅”的原則,各合伙人從合伙企業(yè)獲得利潤分配后,由各合伙人按照自身納稅規則分別繳納企業(yè)所得稅或個(gè)人所得稅。

總結來(lái)講就是,有限合伙這一組織形式,將合伙制企業(yè)用無(wú)限責任求得企業(yè)信用和運營(yíng)效率的優(yōu)點(diǎn),與公司制企業(yè)用有限責任規避投資風(fēng)險從而放大資本籌集能力的優(yōu)點(diǎn)很好地結合起來(lái),形成良好的激勵約束機制。也因為如此,隨著(zhù)投資規模越來(lái)越大,加強這一領(lǐng)域企業(yè)國有資產(chǎn)監管是必然趨勢。

正如國務(wù)院國資委相關(guān)負責人《答記者問(wèn)》時(shí)指出的:“現行以《國家出資企業(yè)產(chǎn)權登記管理暫行辦法》(國資委令第29號)為核心的國有產(chǎn)權登記管理制度,主要針對公司制企業(yè)和全民所有制企業(yè)的國有產(chǎn)權,尚未覆蓋有限合伙企業(yè)中的國有權益。在以管資本為主加強國有資產(chǎn)監管的大背景下,有必要將有限合伙企業(yè)中的國有權益納入常態(tài)化登記管理范圍,全面、準確、及時(shí)掌握相關(guān)國有權益規模和分布情況”。《答記者問(wèn)》還同時(shí)指出:“《暫行規定》是針對有限合伙企業(yè)中國有權益進(jìn)行登記管理的首個(gè)規范性文件,對當前探索公有制多種實(shí)現形式,深化發(fā)展混合所有制經(jīng)濟,維護出資人合法權益,防止國有資產(chǎn)流失,完善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chǎn)監管體制具有重要意義。” 

其次,有限合伙企業(yè)的特點(diǎn)決定了其與公司制企業(yè)股權監管存在差異。主要有兩點(diǎn):

1

有限合伙制企業(yè)雖是一類(lèi)市場(chǎng)主體,但不是法人,不直接對外承擔法律責任和民事責任,其出資人權益不形成股權,并且有限合伙協(xié)議約定中往往會(huì )有“同股不同權、同股不同利”的條款, 以及出資金額和財產(chǎn)份額比例的變動(dòng)也較為頻繁。而現行國有產(chǎn)權是法人范疇的概念,其管理制度均是建立在公司制企業(yè)“同股同權”基礎上,因此有限合伙企業(yè)不可能按照國有企業(yè)產(chǎn)權管理規定去約束。

2

由于現行國有產(chǎn)權監管體系是建立在國有資產(chǎn)層層授權管理的法理基礎上,由《企業(yè)國有資產(chǎn)法》規范,主體客體的權力義務(wù)關(guān)系需要通過(guò)上級向下級授權明確。而有限合伙企業(yè)出資人權益的監管體系是建立在合伙協(xié)議或契約的委托管理基礎上的,由《合同法》和《合伙企業(yè)法》等相關(guān)法律規范,主體客體的權力義務(wù)關(guān)系是平等協(xié)商的。因此,兩者適用的法律不同也決定了出資人對有限合伙制和公司制兩種組織形式的企業(yè)監管方式有所不同。


再次,有望推動(dòng)有限合伙企業(yè)財產(chǎn)份額和所持企業(yè)股權進(jìn)場(chǎng)交易。2016年6月,國務(wù)院國資委和財政部出臺《企業(yè)國有資產(chǎn)交易監督管理辦法》(以下簡(jiǎn)稱(chēng)32號令),對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yè)、國有實(shí)際控制企業(yè)進(jìn)行企業(yè)產(chǎn)權轉讓、企業(yè)增資、企業(yè)資產(chǎn)轉讓等國有資產(chǎn)交易行為作出明確規范,要求企業(yè)國有資產(chǎn)交易應當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和政策規定,遵循等價(jià)有償和公開(kāi)公平公正的原則,在依法設立的產(chǎn)權交易機構中公開(kāi)進(jìn)行。

但在實(shí)踐中,32號令的適用曾產(chǎn)生過(guò)一些疑問(wèn),即: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yè)、國有實(shí)際控制企業(yè)是否包括國有出資的合伙企業(yè)?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yè)、國有實(shí)際控制企業(yè)對外轉讓其在有限合伙企業(yè)中的合伙份額是否需要進(jìn)場(chǎng)交易?國有背景的合伙企業(yè)轉讓其所投資的企業(yè)股權是否需要進(jìn)場(chǎng)交易?

看32號令的字面表述,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yè)、國有實(shí)際控制企業(yè)應當包括合伙企業(yè)。但在實(shí)際操作中,有限合伙企業(yè)財產(chǎn)份額和所持企業(yè)股權的退出,受到宏觀(guān)經(jīng)濟形勢、基金投資業(yè)績(jì)、資金投資周期、資金回報要求等諸多因素影響。除了IPO,其退出方式還包括合伙協(xié)議中約定的方式,包括協(xié)議轉讓、回購、清算等等,所以其退出方式不能一概而論,不能像企業(yè)國有產(chǎn)權轉讓、企業(yè)增資和重大資產(chǎn)轉讓那樣強制要求進(jìn)入產(chǎn)權市場(chǎng)公開(kāi)交易。

最近一兩年,國務(wù)院國資委通過(guò)答復公眾留言的方式對這一問(wèn)題進(jìn)行了說(shuō)明:

一次是2018年12月29日對公眾留言問(wèn)題“根據32號令第4條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yè)、國有實(shí)際控制企業(yè)的分類(lèi)界定,如何認定合伙企業(yè)第一大股東”所做的回復:32號令第4條是針對公司制企業(yè)中的國有及國有控股、國有實(shí)際控制等情形進(jìn)行分類(lèi),合伙企業(yè)中合伙人的權益和義務(wù)應以合伙協(xié)議中的約定為依據。

另一次是2019年5月27日對公眾留言問(wèn)題“國有企業(yè)轉讓有限合伙企業(yè)財產(chǎn)份額是否適用32號文”所作的回復:32號令適用范圍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設立的公司制企業(yè),國有企業(yè)轉讓有限合伙企業(yè)份額的監督管理另行規定。據此可以明確,有限合伙企業(yè)不屬于32號令規定的企業(yè)范疇。

雖然政策上,國有有限合伙企業(yè)財產(chǎn)份額和所持企業(yè)股權的退出不需要進(jìn)場(chǎng)交易,但考慮到其國有身份,仍要考慮這一類(lèi)國有資產(chǎn)的退出規范性和保值增值問(wèn)題。

在這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部門(mén)曾做過(guò)嘗試。

比如2017年2月,上海市經(jīng)信委、上海市財政局聯(lián)合印發(fā)《上海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投資基金管理辦法》(以下簡(jiǎn)稱(chēng)《管理辦法》)。其中第19條規定:基金投資形成的股權或者基金份額,在受讓價(jià)格不低于原出資額情況下,基金可以按約定提前退出。第20條規定:政府投資基金形成的股權,投資時(shí)在投資協(xié)議及相關(guān)合同中載明退出條件和退出方式的,可以按照合同約定退出;投資時(shí)未約定退出條件和退出方式的,可以按規定進(jìn)行資產(chǎn)評估后,以不低于評估值退出,或者以評估值為依據在產(chǎn)權交易市場(chǎng)公開(kāi)掛牌轉讓退出。

這樣的規定既考慮到基金運作的特殊性,又兼顧了基金退出的定價(jià)公允問(wèn)題,也就是說(shuō),根據有限合伙制基金的特點(diǎn)決定其是否需要進(jìn)場(chǎng),有合伙協(xié)議約定退出方式的按照協(xié)議約定退出,沒(méi)有約定退出方式且適合進(jìn)場(chǎng)公開(kāi)交易的要做到應進(jìn)必進(jìn)。

事實(shí)上,最近這些年,一些中央和地方國有企業(yè)一直在通過(guò)產(chǎn)權市場(chǎng)轉讓國有基金份額以及所持企業(yè)股權。

以筆者所在的北京產(chǎn)權交易所(以下簡(jiǎn)稱(chēng)北交所)為例,2017年至2019年,共發(fā)生39項該類(lèi)資產(chǎn)交易,成交金額達到56.99億元。2018年3月,華僑城集團一家子企業(yè)通過(guò)北交所轉讓深圳市前海青松創(chuàng )業(yè)投資基金管理企業(yè)(有限合伙)6%基金份額,兩家意向受讓方以網(wǎng)絡(luò )競價(jià)方式展開(kāi)競爭,最終成交價(jià)格3725萬(wàn)元,較評估值溢價(jià)5.5%。

應該來(lái)講,通過(guò)產(chǎn)權市場(chǎng)公開(kāi)掛牌尋找意向受讓方,實(shí)現了這部分國有資產(chǎn)的規范、高效交易,這也是企業(yè)國有資產(chǎn)監管的應有之義。

隨著(zhù)有限合伙企業(yè)國有權益登記管理工作的落地實(shí)施,國資監管部門(mén)將更加及時(shí)、準確、全面掌握國有有限合伙企業(yè)的資產(chǎn)和投資狀況,將為接下來(lái)進(jìn)一步加強這一領(lǐng)域的國資監管奠定基礎。中國產(chǎn)權市場(chǎng)也將在監管部門(mén)的指導下,積極配合監管思路,依托近年來(lái)的服務(wù)經(jīng)驗,進(jìn)一步完善交易制度規定,提升專(zhuān)業(yè)服務(wù)能力,更好地助力這一領(lǐng)域國有資產(chǎn)的優(yōu)化配置和價(jià)格發(fā)現。

?